水面上拍打,溅出一片水花。

    青山眨了眨眼,看见欧卡背后伤痕累累的白色|图案。

    是一颗心。

    他明明经历过这么多事,欧卡的家人们来质问他欧卡的去向撕咬他的尾鳍时他放弃抵抗,没觉得有一点疼痛,他追着一艘带着虎鲸的轮船而后被螺旋桨劈开胸鳍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痛苦,可只在这一瞬间,眸中酸涩,在眨眼的一瞬间热泪淌进海中。

    欧卡回过头来,只看到他身后的大翅鲸像一座拔地而起的高山,开天辟地一般冲出了海面,然后坠入水面,气势如同遮天蔽日。

    欧卡憎恶着表演一般的跃身击浪,此刻却在青山身上看到了新的美好。

    在青山身上盘踞了多年的藤壶稀稀拉拉的浮在海面之上,然后青山潜入了水底,缓缓向上,轻柔的托起了欧卡。

    然后青山好像说了什么。

    欧卡听不见,但随着水流震动,他猜,应该是——

    欧卡,我带你走。

    欧卡低下头,不轻不重的在青山肩膀上留下一个深深的牙印,就像很多年前一样。

    ——————————————————————

    (从高处俯瞰虎鲸,背鳍后的图案就是一颗颗的白色爱心。)

    这几天闲着的时候看了几个说虎鲸很萌的视频,大多是水族馆拍摄,底下评论两极化,有说让大家多了解情况,不要再去水族馆了的,然后竟然还有说这些人圣母ky的。

    气的我这种万年窥屏的想一榔锤敲开这些人的脑子和他们对打。(暴力倾向不好,我知道)

    这些海洋中的智慧生物与养殖场里的鸡鸭不同,因为体型过于庞大,家族联系性强,社会性强(大多数虎鲸终生都会和家人们生活在一起,人类尚且不同性格会有纷争,不同种群的虎鲸也一样会有“性格不合”;而大翅鲸与同类的友谊,甚至也能维持几十年)也跟我们养在家里的宠物不能相比。

    评论看的我挺难过的。

    其实我写这整篇文的私心也不是完全否定水族馆,说谁去水族馆看表演就是十恶不赦,而是希望激发一些小伙伴的同理心,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减少部分因无知造成的伤害。后半句话以我自己为例,在不知道这些动物的高智商已经强社交的习性之前,我本人也看过不少动物表演,当时就自己匮乏的了解就想当然觉得他们在野外生存要面临诸多问题,动物园起码能提供基本的食物保障,当然后来了解多了就知道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其他动物我所知甚少不敢妄言,虎鲸却是不同种群食谱不同,方言不同,喂一个吃惯了海狮海豹甚至大型鲸的虎鲸吃鱼,他是会绝食的,把来自不同种群的虎鲸混在一起,被驯兽师训练表演,他们聪明到理解“连坐受罚”的概念,可以孤立,排挤“异类”。如果海洋馆和动物园能够保证基本的生存空间,并且在一定程度尊重动物,保证动物们的心理健康,那我虽有怨言,但理智也可以理解。

    但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动物园水族馆的转型,可能在国内还是一条根本没有开始的路。

    打一个有些夸张的比方,诚然海洋污染日益加重,但就像整个地球环境都在恶化,国内大部分城市都在遭受严重的空气污染,我们却不能以此为借口把单独的个体从社会、家庭中剥离,放在一个净化过的小盒子里,称其为保护吧?不过是自欺欺人。(情感发达,社会联系强的动物和我们一样,诚然有类似文中tt,阿敛这样的独行侠,有不喜社交的人群,但绝不能被动的剥离出原有的生活环境。)

    当然,如果本身就很了解国内动物馆、水族馆以及相关动物保护的相关情况,但仍持不同观点,我也尊重你。毕竟我在国外所认识到的vegans或者是vegetarians大多都是因为了解到了肉食在饲养屠宰过程中的情况受触动,进而产生了进一步了解的兴趣,从而最终进行了个体的选择。(不绝对)而我在了解了一些情况后,还是选择吃肉,这时候当然也不希望受到口诛笔伐。否则可能也会气急败坏的骂一句圣母。

    作者有话说

    我希望能尽力影响到一些人,让他们拥有更多信息,再做选择。 因此才有了这篇文,这篇番外。 通过动物表演展现的聪明可能不足他们真实智商的十分之一,你若真的看过纪录片和野外被摄影师捕捉到的画面里的他们,你一定会惊讶于他们竟然这么充满智慧和力量,在大海中拥有畅游的自由才是最可爱的他们。 最后还有一句我认为非常重要的话,可爱动物保护主义要不得。(可以因为外表可爱讨喜而遭人喜欢,但却不能因为丑陋引来灭绝和忽视,这也是给我自己的提醒。) 以上仅为我个人的一点感言,没有绝对正确之说。 诶好像废话太多了,本质不是说教,是我对现状着急。还是照旧祝各位读者生活顺遂,平安快乐:)   -

章节目录

喜欢上食谱上的一道菜怎么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第一版主网只为原作者一九四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九四三并收藏喜欢上食谱上的一道菜怎么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