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

    小白蓼挣脱开她娘的怀抱,鼓着她一口小奶牙很认真地说:“才不是呢!那天我睡醒的时候儿,爹不知道我已经醒了,他正和文叔叔一起看我,就说,我长得虽然好看,但是跟娘亲小时候比起来,就是个丑娃娃!”

    寰容登时被呛得喷出了瓜子皮,晏青时假装没有听到,忍笑忍得好辛苦。朝槿和露葵赶紧抱走了小白蓼,叫她可不要再说了。

    小宝儿臊得恨不得一头扎进瓜果盘里好了。她拼命端正着姿态跟晏青时讲道:“哈哈,哈哈,我家少爷他就是有时候,就是你知道他喝多了就会胡言乱语……”

    晏青时假装正经道:“我懂,我都懂。”

    寰容忙笑着打岔:“可不是呢,连我也觉着你小时候比白蓼要好看些。那时候你初到方府,连方夫人暗地里都夸过你模样伶俐!将来白蓼肯定也是个大美人!”

    晏青时道:“说起这个。今儿怎么不见方白羽呢?”

    “他跟着先生在念书,这个时辰,想是快要下学了。”

    正说着,小宝儿的大儿子方白羽便由奶娘牵着来见客了。

    “娘亲!”

    小白羽一头扑进小宝儿怀里,仰着乌鸦鸦的小脑袋奶声奶气道:“娘亲!今天先生讲了百家姓!我都背下来啦!”

    晏青时夸他:“你好聪明哦!先生才讲过,还没温习你就记得啦?”

    小宝儿笑道:“可不!这孩子天生聪明得很,给他讲过的故事,再过很久他都记得!认字也是过目不忘,比他爹当年可是强多了。亦安小时候念书,我都替他头疼!”

    寰容笑道:“胡说!我记得你读书写字还是亦安教的呢!”

    小宝儿不服气道:“那是进了书院之后!没进书院前,他照着书抄,都能抄出一整篇错别字来!”

    晏青时说:“真羡慕你们俩从小感情就这么好。像我和我们家伽罗,小时候那可是天天打架,没一天是不吵架的!现在也是,一言不合就开打,谁输了,谁晚上就只能睡地上!”

    寰容说:“啧啧,打是亲骂是爱嘛,挺好,挺好。”

    寰容才是真的羡慕她们,从小就有人陪着。不像自己,熬了这么多年苦日子才熬出头。

    她感叹道:“你们俩都是有福的,将来你们的孩子肯定也是有福的。若是能凑到一处,那就更是福上加福咯。”

    寰容本是无心之言,小宝儿和晏青时却想了一想,觉得很有道理。

    小宝儿看了眼小白羽,晏青时看了眼小梦熹,居然觉得二人非常般配。

    小宝儿一歪头,说道:“如此说来,他们二人年龄也相仿。不如,结成个娃娃亲?”

    晏青时还是摇了摇头:“等他们长大再说吧。万一又像我父母一样乱点了鸳鸯谱,可不是耽误了两个孩子!”

    “这倒也是!”

    小宝儿抱歉地说:“我没想到这一点,还是我太笨了。”

    “谁说你太笨了?”

    背后忽然传来方亦安的声音。只见他穿着石青色深衣,真是个器宇轩昂的读书人模样,一点看不出是个商人。

    小宝儿解释了一番。方亦安在她身边坐下道:“这有何难。等他们再长几岁,就能看出彼此心意了。就像我们那时候一样。到时候再定亲不就好了?”

    晏青时笑:“到底是读书人想得周到。”

    她看小宝儿和方亦安含情脉脉相看相笑,情知自己已经多余了,于是便起身告辞。寰容也带着一众奶娘孩子走了,留他们二人在廊亭上吹风。

    “你干嘛想得那么长远?现在孩子还小呢。”

    方亦安问,温柔地环住她的腰,将下巴搁在她脑袋上。暖热的气息将小宝儿包围着,使她分外有安全感。

    小宝儿眯起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来自方亦安的气息:“也是,日子还长远呢。原不用这么着急的。是我和青时说着玩的啦。”

    方亦安有些不悦:“青时青时的,你一天叫得那么亲热,我还在旁边呢,你不考虑吗?”

    小宝儿撅起嘴:“你怎么连青时的醋也要吃?”

    方亦安挑挑眉不答话。突然,他“啾”地吻上了小宝儿因为撒娇而撅起的粉唇:“是呀,我们的日子还长呢。”

    湖面忽然被暖风吹起一阵涟漪,锦鲤在荷叶下头嬉戏翻滚。二人倒影惊扰了锦鲤们忽地散去,好一副醉人的美景!

    (完)

章节目录

方家小娇娘/皇商娇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第一版主网只为原作者拜星望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拜星望月并收藏方家小娇娘/皇商娇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