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过别的女人,第一次…难免有些不太适应,蔓蔓你再给我次机会好不好,我会让你舒服的。”

    看着眼前那男人憋屈出眼泪来,蔓宁面上的笑意却是更浓。伸出一双雪白长腿牢牢勾在沈一白的腰间,扶着男人浸满薄汗的结实胸膛,顺势就缠住他的脖颈坐起了身来。

    下一瞬,红艳炽热的柔软嘴唇就已经紧紧贴在沈一白的耳边,轻呼了一口热气、带起身下之人浑身颤栗不已,便对着沈一白极尽诱惑地软软念道:“别急啊沈先生,我们还有一辈子时间可以慢慢来的。”

    蔓宁这一句瞬时又激得沈一白胸口阵阵血气沸腾,此时更是迫切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便就完全颠覆了先前的温文尔雅,卯足了力气在蔓宁身上横冲直撞、处处攻城略地。

    生怕自己伺候的不能让美人满意,还时不时就坏着心眼,总在关键时刻就缓下了动作,俯下身子满眼温柔地亲吻着蔓宁的唇角。

    又用鬓角轻蹭着女人已经微微泛红的滚热耳垂,不把身下之人逼到轻吟出声来,这沈先生就一直故意左顾右盼着不肯继续卖力,非逼得蔓宁伸手狠狠抓上后背催促着他赶紧用力,这才满眼噙笑地发起一阵更为猛烈的攻势,瞬时又带起这沈太太毫不压抑的声声细吟不止。

    这大年初一,夫妻俩人本该一早就出门,赶到沈家老宅和族中长辈共用午膳。可这二楼尽头的卧房房门,从除夕晚上起就没有被人打开过。

    这光天化日之下,屋子里头声声令人面红耳赤的暧昧声响不断,这佣人们是红着脸来催了一次又一次。

    刚开始时候,这沈先生还能强耐着性子,让他们打电话过去把午饭改成晚饭。到后来连晚饭的点都要赶不上了,还没结束奋战的沈先生被扰的不胜其烦,终于是彻底发飙,一阵雷霆大怒,便再没有人敢靠近这二楼卧房一步。

    反正沈家就这沈一白最大,就是再不满意也没人敢多说一句。于是乎,这初经人事的沈先生反反复复,折腾了一整天才勉强算是餍足。

    情.欲潮水间低沉不止,此时的蔓宁已经被缠得浑身都泛起了淡淡的粉色,软软靠在沈一白身上,怎么也不肯再继续配合。

    本已经小心翼翼地将人抱进浴缸想帮她把身子擦拭干净,可看着怀中美人的诱人媚态,忍不住又是兽性大发,直接在浴室里便狠狠要了蔓宁一次。

    等把人完全拾掇清爽抱回了大床上头,蔓宁已经被折腾的浑身无力,懒洋洋地靠在沈一白胸前连眼睛都睁不开来,却还是伸出胳膊死死地缠在男人的身上怎么也不肯松手。

    此时吃光抹尽的沈一白自是处处神清气爽,满脸尽是笑意盈盈。伸出长指轻轻摆弄着蔓宁垂在耳畔的几缕碎发,只觉得整个人已经彻底完满了一般。

    静静凝视着蔓宁安然平静的温和睡颜,身前温软的身子不自禁就朝他滚热的胸膛又靠近了些。

    沈一白眸光闪动,立马就顺着蔓宁的动作将她又揽紧了些。

    可怀中的女人此时却是慢慢睁开了眼,面上浮着淡淡哀色,朱唇微启就对着沈一白幽幽说道:“一白,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你为了救苏言安就离开了我。你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我就一直守在你住过的阁楼里头等你回来,这一等,就等了一辈子的时间。”

    说话间,蔓宁眼中已经缓缓溢出两行清泪,沈一白心中猛然一触,立马就想到了自己刚刚做的那个噩梦,赶忙掩住眼中忽闪而过的诧异之感,却是温柔地吻去了蔓宁眼角的泪水,紧紧拥着心爱之人轻声安抚道:“不用怕蔓蔓,梦里发生的事都是反的,我会永远陪着你哪里也不去。”

    眼中漾起浓浓暖意,蔓宁却是翻过身子俯在沈一白结实的胸膛上头。感受到这男人心口处只为她而悸动狂乱的勃然心跳,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间闪出一阵璀璨动人的灿然光芒,一下子就吻住了沈一白殷红的嘴唇微微笑了起来:“沈先生,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了。”

    蔓宁语气温柔平和,沈一白闻言却是瞬时就僵楞在原地,不自觉就颤着声反问了一句:“蔓蔓,你刚刚说什么了,可以再说一遍嘛!”

    此时蔓宁又贴近了些,凑在他耳畔低低又念了一句。

    “沈一白,我爱你。”

    -全文完-

章节目录

阁楼里厢的女宁/十梦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第一版主网只为原作者一梦生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梦生晓并收藏阁楼里厢的女宁/十梦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