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下来了。”

    一惠扶额,儿子的话让她无言以对,她转头朝幸村投去求助的目光,后者笑得如沐春风,完全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妈妈,我们说的都是实话!”似乎是希望一惠更相信自己一些,兄弟两个异口同声地又强调了一遍。

    一惠眯了眯眼睛,抓住了话里的关键词:“们?”

    真斗&遥斗:……果然老妈很可怕。

    -

    周末就是幸村的画展了,作为一个有才华有颜值有漂亮老婆还有一对儿子的画家先生,幸村可谓是人生赢家。

    画展上来了很多人,自然也少不了大批的媒体。

    丈夫的画展一惠一定会去,在镜头前适当的露过面之后,她戴了个口罩,架上墨镜,十分低调地坐在了不起眼的一角。

    叮嘱了儿子不要捣乱之后,就放两个小男生在展厅里玩去了。当然不是随随便便地放走,约定了时间,每三十分钟要到自己这里报一次到。

    几年前真斗和遥斗还小的时候,一惠特别喜欢在推上晒儿子,粉丝涨了一堆,但都是儿子的粉。虽然一惠做了伪装,可儿子没有啊。

    幸村的画展上人多,儿子跑出去没几步就给人认了出来。于是聚集了一堆漂亮的小姐姐把他们两个围住,问这问那的。

    一开始看到一群人聚集,还以为是因为在欣赏某一副作品,随后隐隐约约听到了人群里有人在说着“你们真可爱”之类夸奖的话,再一看那群人全都是年轻漂亮的小姐姐。

    一惠想着有些不对劲,低着头也上前去查看了下状况。果然被一群小姐姐簇拥在中心的,是幸村那两个和他们爹有着一模一样吸引异性属性的儿子。

    好想把幸村叫过来亲眼看看他的儿子们现在的样子。

    不过话说回来,这两个小鬼头还是很有一套的。面对一群小姐姐们,他们装得一副特别乖巧可人的模样,和在家里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才七岁,就跟人精似的。

    “果然是幸村精市的儿子……”一惠忍不住把吐槽的话说出了口。

    “那不也是你儿子吗,幸村一惠?”

    逼近耳侧的轻声低语带着温热的气流喷洒在皮肤上,一惠猛地缩了缩脖子,回头就看到幸村那笑靥如花的温柔面孔。

    把一惠冠上了他姓氏的全名重点念了一次,一惠就知道幸村就是故意的,她也毫不示弱,理不直气也壮地把话继续了下去:“是啊是我儿子,但是像你。”

    幸村任由妻子说着,也不反驳。他伸过手顺势抓住了一惠的手掌,与之十指交扣。

    “嗯,一惠说的都对。”

    一惠:……

    眼见着人群越聚越多,幸村适当地上前解围,他拉着妻子的手,冲着儿子的方向招了招空出的另一只手:“真斗,遥斗,过来。”

    “是幸村老师!”

    “旁边的话……惠惠你为什么要打扮得这么奇怪!”

    ……

    一惠默默摘下了口罩和帽子,摆出了优雅大方的姿态和众人打着招呼。至少在镜头前,曾经的封面女神还是和以前一样美丽。

    幸村又一次贴近了一惠的耳边,小声说道:“你看,儿子这一点和你一模一样。”

    一惠:……

    只是下意识地摆出了这样的姿态……她居然无法反驳!

    两个小家伙跑到了幸村和一惠跟前,在外人看来,这是多么令人羡慕和憧憬的一家人。

    -

    后来一惠突然也意识到,会不会自家儿子那什么害怕自己的样子都是演的,可想想那只是七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复杂。

    可是儿子不简单,这是她能百分之一百肯定的结论。

    果然和幸村一模一样,从小就是小恶魔了。

    后来发生了一件更让一惠哭笑不得的事,儿子班级里那个叫奈绪的小女孩给遥斗告了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妹妹把人给认错了,结果真斗就去找遥斗,没说两句话两个人就打了起来,最后搞得奈绪完全懵逼自己到底更喜欢哪一个。

    以前这俩小家伙玩玩闹闹也就算了,居然打起架了的话,一惠一定要好好教育一番。可兄弟两个谁都不服气谁,也没表现得很暴躁,就是互相用写满了mdzz的平静眼神看着对方。

    最后一惠阵亡了,一家之主的幸村可算是出手来教育儿子。

    也不知道幸村用了什么办法,一惠就是做了个晚饭的功夫,这两兄弟就重归于好,甚至互相帮对方夹菜。

    晚上哄完儿子去睡觉回了卧室之后,一惠只觉得心好累直接往床上一仰。

    刚冲完澡出来的幸村就看到妻子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近,在床沿坐下后问道:“怎么了?”

    作为这个家中唯一的女性,一惠发出了心底的怨念:“儿子和妈妈亲这话是哪来的?我为什么一点都感受不到?”

    两个儿子有点怕自己完全就是听说自己打架厉害而已。

    幸村听完简直被逗笑,放下毛巾后他毫不客气地倾身朝一惠压近。

    “你干嘛啊突然靠过来,我问你话呢。”一惠抬起手掐住了幸村的脸。

    幸村很容易就反控住了一惠的双手,将其压在头顶,他低头在一惠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回答就回答不要乱唔……”

    一句话还没说完,又被幸村封了回去。

    借着换气的空隙,幸村低语道:“那就再生个女儿吧?”

    一惠有些哀怨地望了眼那笑得春风得意的幸村,总感觉苗头不对,却还是无法拒绝地被他的温柔攻势覆盖了去。

    在迷糊之间,一惠的内心一闪而逝了什么。

    等等……

    ——万一生的还是个儿子呢?!

章节目录

[综]竹马是幸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第一版主网只为原作者指缝流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指缝流砂并收藏[综]竹马是幸村最新章节